三江阁 > 武侠修真 > 剑宗旁门 > 第六百零七章 非黑即白

第六百零七章 非黑即白

手机阅读  书名:剑宗旁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愁啊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别把魔物都杀了,给我留一些俘虏。”

    和自家人在一起,就是有一点总是要担心……这群杀才总是容易把对手给杀绝了啊。

    苏礼只能快速在心神佩中吩咐一下,然后去接收自己的‘实验材料’。

    好在这里的魔物的确是多,剑崖的杀才们总算是‘手下留情’。

    于是苏礼连忙四处奔走,以狱锁困缚魔物,而且是来者不拒,各种形态的魔物都被拖在了身后……

    倒是那头冥渊蠕虫可惜了,它已经被‘多肉法杖’给吸干了。

    就是因为冥渊蠕虫的可怕形象,使得众人也不敢真对那在它身上种出来的多肉花下嘴,最终却是只能眼看着其中的精气不断消散。

    原本苏礼只是路过这冥渊蠕虫的尸体,正好看见一群人围着那一对多肉花囊叹息不已……

    他忽然间心中一动,仔细研究了一下这多肉花的状况。

    然后发现这多肉花内的精气其实没有问题,以之服用的确是可以增强肉身的,而且是极大的增强。

    只是苏礼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多肉花囊中虽然是精气浓郁,但却是对这天地元气有些隐隐的排斥……

    不,不是排斥天地元气,而是排斥天地元气中清气的那一部分。

    “总觉得好像可以从中开发出一种独特的修炼方式来啊……”他的脑洞开始清奇了起来……只是从如今多肉花中的表现,他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一种以浑浊天地元气修炼的路子。

    海棠看到了,却语气慎重地说道:“郎君说的是‘巫’吧?这是一种存在于世界诞生之初或者世界终末之时才会出现的特殊人群。”

    “为什么是这两个时期才会有的?”苏礼奇怪的问。

    海棠说道:“凡间乃是清气与浊气交汇的地方,所以一个稳定的凡间界应该是清浊平衡的。”

    “对于世间生灵来说,身体是浊而精神为清,所以古修法就是要将原本为‘浊’的身体炼化成‘清’,而今修法则是不断强化本就为‘清’的精神。”

    “最终目的都是要脱离凡浊超脱至上界。”

    “但是世界诞生之初,其实清浊纠缠并不是那么稳定。所以会诞生出一些身体浊气比例更多的生灵。”

    “而世界终末之时,则是整个环境的浊气比例升高,从而会大量产生这种生灵。”

    “它们往往天生不凡,生来就体质强大,甚至可以利用身体来驾驭特殊的能力……只是他们的力量却往往难以自控,因为他们的精神与灵魂被浊气蒙昧,无法通过寻常修炼来控制、增强自己,只能单纯地依靠自身意志来锻炼自己的能力。”

    苏礼觉得有些奇怪,这说的好像是‘异能者’?

    因为浊气的浓郁使得自身体质足够强大而能够承载一些特殊的力量,但也正是因为浓郁的浊气,他们往往一辈子也只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不过若是有办法将自己的心灵力量提升上去,然后有办法给身体不断补充、强化这种浊气,那不就是另一种修行方法了?

    这样或许对已经成型的此世之浊没有办法,但是因为正好可以消化掉浊气较多的那部分天地元气,倒是正好可以与修仙者形成互补,减少此世之浊的产生。

    但是这种人简直是修仙者的对立面,苏礼只是想想就觉得麻烦,觉得自己还是别操那份闲心了。

    实在没办法他就飞升的时候尽可能多地带些此世之浊离开吧,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心意。

    当务之急还是想想怎么更高效地对付这些冥渊魔物才好。

    不过这些多肉花囊就这么丢着也是浪费,所以他干脆将之给封印了,以后有机会再行研究就是。

    而后他一口气抓了上百的魔物……因为是要用来做‘生物实验’的嘛,所以就多抓了一些。

    全部被狱锁捆住了拖在地上,浩浩荡荡地往洞外走去。

    旁边剑崖门徒对此情形简直是不要太习惯哦,当初他们有些人可是以某种方法悄悄地观看东洲折剑盟攻山的……那次他们的圣子苏礼可是直接把所有攻山的折剑盟正道修士都给捆了的。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的小场面,对于外面那些人阳教众人来说却是非同小可。

    “苏兄,你这是要带着它们出去吗?”阳黎已经急忙叫道:“不可啊!”

    但是苏礼却没理会这个,只是扭头走到了那外洞的封印前向外张望了一下,却见这封印其实是半透明,从外面还是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的。

    他指着这封印问:“为何他们不把封印解开?我们已经将魔物都清理了。”

    “因为……”阳黎有些语憋。

    她看了看苏礼身上伸展出来的数不清玄色锁链,看着他背后拖着的那上百魔物……真的,换做是她在外面也不敢解开这封印啊。

    苏礼叹息一声,伸手轻轻触摸着封印的表层,然后语气幽幽地问:“阳黎,你觉得我剑崖教是否还能将阳教当做朋友呢?”

    “或者说,阳教是否真的这么想与剑崖为敌?”

    阳黎瞬间语憋,她不知该如何回答苏礼的这个问题……并非是她反应慢,而是她真的不知道如今该如何处理与剑崖之间的关系了。

    苏礼轻叹一声,这短暂的犹豫已经告诉了他许多……至少这阳黎依然是在以一种功利的方式来思考阳教与剑崖教之间的关系。

    随后他就不再与这阳黎说话了,或者说他是对这位阳教少阳尊主的行事方式彻底不抱希望。

    他是个非黑即白的人,在认定了不再对阳黎有所期待的情况下,他将目光投向了外面……

    忽然间,他面前的封印出现了一个小口子,将他的声音原原本本地传到了这封印之外:“首阳教主……你又是如何评判接下来剑崖与阳教之间的关系呢?”

    阳黎在后面看得震撼不已,也是惊慌无比……他们集全教之力布置的封印,在苏礼面前竟然是如此轻易就能破解?!

    就是这么简单……因为封印在苏礼眼中就是一种完全的技术活……但是阳教却将封印当成了是一种力气活。

    这道封印在苏礼眼中完全是一种十分简单的能量运用,但却是被灌注了大量的力量而使其看似强大而已。

    他只需要在其力量运行的轨迹上稍稍做一些引导式的修改,那么几乎就不用消耗多少,就能够将这封印改成他想要的样子。

    这一手露出来,着实是吓坏了这阳教的众人。

    所有人都是将目光看向了阳教的首阳家主,等待这位已经支撑了阳教数千年的擎天巨柱来主持大局。

    但是他们失望了,这位年迈的教主这一次一直都沉默着,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他心中的犹豫,他不想与剑崖为敌,但是却又不知也不敢放下阳教的骄傲……

    阳教在这中洲最南端的大火山下建立起了明珠界的第一道防线,已经看守封印超过了两万载。

    毫无疑问,他们也在这地界上横行了两万载,这数万年的骄傲又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况且苏礼此时此刻如此说,也真是有了一些胁迫的意味了……这让首阳教主该如何答复?真的在门人们面前认输吗?

    但其实苏礼的想法很单纯……他以诚待人,在今天之前也更是没有任何失礼逾越之处。

    可现在既然你们已经把他的真诚亲手破坏了,那么此时又如何能再要求他有个好脸色?

    首阳教主不答,苏礼也不强求。

    他只是觉得很失望罢了……原本他是很尊敬这位教主,也很尊敬这阳教的,所以他想要试试能否挽救什么……不过既然如此,那么还是干脆各玩各的吧。

    他的思路就是这么简单,非黑即白,也懒得多做变通了……

    其实这种思考问题的方式已经算是被剑崖教的‘血统’给同化了,他本来还是很知道什么叫做‘变通’的。

    只是当他发现习惯了这样直来直去的思维与行事之后,却是已经懒得再往复杂的方向去考虑问题了。

    既然简单的方式更轻松,他也有能力将一切都变得很简单,那又为什么还要去绕圈子?

    所以他无声地挥了挥手……困缚在他们身上的藤蔓就都松了开来。

    阳黎松了一口气,以为还有缓和的余地……

    可是下一刻苏礼脚下却是出现了一圈大型的复杂的传送符阵……

    剑崖门人们见状都自觉地站到了这个传送符阵中间,随后在一阵耀眼的强光之后,苏礼就带着所有剑崖门人以及他的战利品们都消失在了这洞窟之中。

    所以说这封印太简单了呀,也就是能阻拦一下那些没脑子的冥渊魔物,对于苏礼来说真的是进出无忌。

    阳黎一脸的呆滞,她没想到苏礼的行动这么干脆……痛快得甚至让她有些惊慌失措。

    此时魔窟封印内就剩下他们这些阳教之人了,但是他们一点也不必担心自己会被魔物围攻了,因为剑崖门徒们已经将这魔窟内的魔物都从头到尾清理了一遍!

    甚至连洞窟深处传来的寒意都没有了,那里也被苏礼加持了一个临时性的强大封印……

    阳黎背后的封印光芒崩解了开来,但是她却默默地往那洞窟深处走去……

    随后她看到了那冰洞上苏礼施加的强大封印。

    那强大、稳定但却拥有着时效性的精密封印。

    “这是个能够解决我阳教数万年困顿的人……”阳黎轻语了一声,只是那人现在已经走了。()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