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90章 边境怪事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90章 边境怪事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城外面几乎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除非把自己埋在雪下。但是天气这么冷,在雪下躲一整个晚上,真有可能冻成冰人。故在此之前,邹平每晚都只派出两名士兵作为监视。

    由陆宇、章武、卫聪、慕氏兄弟与邹平组成的“埋伏小队”,按陆宇和章武的指挥,分散成一个包围之势,每人的藏身点都是往雪地里挖坑,然后下方铺上一层兽皮,上方用粗麻布和木头支撑起来,等他们都进到坑里之后,再命人铺之以雪,只留下一个鞋盒大小的方孔可以监视着外面的情况。

    这样一来,他们的身体便不用直接与雪接触,虽然还是很冷,不能生火,但至少能够稍微地活动一下手脚,加上每人都拿了一瓶烈酒在身边,以烈酒暖身。

    而在每个陷阱之处,还设有一道道细绳,分别系到各人的雪坑里,只要外面被拉扯到,雪坑里那一头细绳上系着的铜铃便会作响。

    邹平每次都是天亮才追寻那脚印的来源,且每次都无功而返。

    这便让众人放弃了追寻源头的想法。

    此时陆宇坐在雪坑里看着自己那瓶酒,不禁苦笑了一番,虽然喝酒能够暖身,但以他的酒量,只怕喝不上几口便醉在这雪坑里了。

    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喝酒,闭着眼睛练起阴符心法。

    想不到此法果然有用,吐纳几回之后,陆宇利用意念去感受丹田处那一小团真气,只觉得有点听自己的话,先是由丹田至脚底涌泉,再到会阴,然后直冲百会,再缓缓下降到膻中,流回丹田。

    如此反复,顿时觉得雪坑里已经不像之前那般冷了。

    等待是十分漫长的,特别是在零下不知十几度或几十度的雪坑中等上一晚。

    偏偏那只野兽出现的时间也不固定,否则便不用这样干等了。

    陆宇的初步计划便是先埋伏在雪坑里观察,并没有把握在一晚之间便能够抓住它,最好便是能看到那只野兽到底是何方神圣,自己才能更有把握。

    不过若非有些棘手,说不定凭邹平的人早就解决此事了。

    挂在腰间的香包,是临出城之时 ,代姬为他绣的,因为她觉得那只野兽真的会吃人,怕陆宇有危险,故为他绣了这个香包,让他随身带着,当作护身符。

    见到她面露担心的神色,陆宇不忍拒绝她,便随手挂在了腰间。其实,如果散发的香味引起那野兽的注意,那才是真的有危险呢!

    不过说到香味,作为诱引的食物,他们选择了两只野兔,一只活的,另一只则被宰杀掉,以血的腥味来吸引那只野兽的出现。周围更布满了六个捕兽器,分别对应他们六人所在的雪坑。

    他们每人之间的距离大约是十丈,只要铜铃一响,则证明那野兽已经在陷阱的范围内,到时众人同时破坑而出,可在最短的时间内以中心点的陷阱聚拢起来。

    除非那只野兽会飞,否则必定会踩到为它设计陷阱中。

    今晚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下雪,除了周围不时传来风的呼啸声之外,再无一点其它的声音。

    果然一晚过去,风平浪静。

    直到天亮,那只野兽并没有出现。

    回到城内时,只见邹平从后面走了过来,对陆宇说道:“真是奇怪,昨夜并没有新的脚印出现。”

    陆宇笑道:“难不成那只野兽怕了我?”

    邹平哈哈笑道:“我正想要这么说,那只野兽莫非是知道陆将军亲自来对付,吓得都躲着不敢出来了。”

    陆宇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邹将军也辛苦一个晚上了,现在大家不如先回去补上一觉,今晚再继续恭候那野兽的大驾!”

    慕川怏怏地说道:“没想到那家伙真有灵性,我们一来它就不出现,难道真成精了?”

    章武对陆宇道:“如果我没猜错,昨晚那野兽没有出现,是因为没有下雪。”

    陆宇道:“我想的和大哥一样,许多动物都善于利用环境去隐藏自己的天性,或许那家伙正是利用下雪来掩护它,而半夜的视野本来就很差,以至于邹平的人在此之前没有人觉察。”

    章武点头道:“我同意二弟的说法,不过凑巧昨晚没有下雪,故那只野兽不敢出来。”

    卫聪插嘴说道:“如果一直不下雪的话,那岂不是抓不到它了?”

    听他这么说,众人顿时显出一副失望的表情。

    陆宇笑道:“大家不用这么灰心,要相信我们几个人的脑子加起来,怎么也不会比一只畜牲差吧?”

    慕河大声说道:“将军说的对,那家伙一直在城外留下脚印,很明显就是出来觅食。只要耐心多等几晚,一定会有收获的。”

    慕川道:“我也觉得要有耐心,卫统领不会是怕冷吧,如果受不了的话今晚多带两瓶酒哈哈。”

    卫聪作势要打他,嘴里说道:“老子怕个鸟,要不我们今晚都不靠喝酒暖身,我敢打赌你一个时辰都受不了。”

    慕川躲过他一掌,笑道:“不喝便不喝,谁先喊冷谁是乌龟。”

    陆宇笑骂了一声,道:“你们还不如赶紧回去补个觉,免得今晚半夜睡着,打呼噜的声音惊动到那家伙。”

    章武也正色说道:“不靠烈酒暖身,须有足够的真气抵抗夜晚的严寒,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陆宇笑道:“大哥说的是正经话,万一冻坏了身子,逞不了英雄反而会变成鼻涕虫。”

    当下不再与他们打闹,直接便回到段干崇为他安排的房间。

    伸了个懒腰,正想倒下来大睡一觉时,凌梵与肖正文却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看他房门也没有关便准备上床,肖正文便说道:“二哥你猜凌姐姐刚才和小文说了什么事?”

    陆宇看到他手上拿的东西迅速藏往身后,便说道:“你们人还没进来,说话的声音却老早便让人听到了,这还用猜吗?”

    肖正文一愕,凌梵却小声跟他说:“你二哥诓你呢!”

    陆宇哑然失笑,说道:“我的凌大小姐,你对小孩这么诚实是不好的。”

    肖正文不依道:“听到没有,凌姐姐说骗人是不好的。”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他床榻前。

    陆宇笑道:“严格上来说我这不叫骗人,只是跟你们开个玩笑,是你凌姐姐爱较真。”

    凌梵横了他一眼,佯嗔道:“如果你还想着欺负我们,那你今天就睡不成了。”

    说罢便与肖正文对视一笑,准备要去掀开陆宇的被子。

    陆宇连忙讨饶:“我的大小姐,我的好三弟,说吧,你们刚才在外面说了我什么坏话?”

    肖正文掩嘴偷笑,说道:“你怎么知道?”

    凌梵也睁大了美目,以为他真的听到自己和肖正文说的话。

    陆宇装作很累的样子,可怜兮兮地说道:“今晚还要去蹲那只野兽,两位可否大发慈悲,让我闭上眼睛,灵魂出窍去寻找它的老窝。”

    凌梵“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说道:“想睡觉便直接说,什么灵魂出窍。看你这么可怜,就让你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吧。”

    说罢便拉着肖正文往外走去。

    肖正文挣脱她的手,跑回来在陆宇耳边悄悄说:“本来凌姐姐打算等你睡着后用墨水在你面上画只大乌龟。”然后把藏在从身后的手拿出来在陆宇的面前晃了一晃。

    陆宇一愕,却见凌梵回过身来一手将肖正文拉开了去,一边还在挠肖正文的胳肢窝:“竟敢出卖我,看我不收拾你。”

    肖正文止不住地大笑,又躲不及,嘴里嚷着“二哥救命”,却已经被凌梵拉了出去。

    没想到凌梵还有这种小调皮的举动。

    当他醒来时,发现已经日落西山,奇怪的是竟没有人叫他起来吃饭,段干崇或魏明姬也没有派人来找他。

    不过这一觉睡得确实舒服,说起来,从大梁出来,到现在没有睡过一觉这么久的。

    睡了一整天,此时也觉得肚子有些饿,便起身想要出去找点吃的。

    刚走出房门,却正好见段干崇与魏明姬正往这边走来,后面还跟着代姬。只见她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不用说应该是给陆宇送吃的来了。

    陆宇不禁想笑,看代姬的样子,十足就是魏明姬的婢女一样。

    见到陆宇,段干崇愕然道:“陆将军要去哪里?”

    陆宇挠了挠脑袋,说:“睡得有些久,刚好肚子饿了。”

    段干崇哈哈一笑,说道:“公主早已命人给你准备了饭菜,这不正和老夫亲自送来了嘛。”

    陆宇忙答谢一番,将他们请进房中。也不客气,自己便狼吞虎咽起来。

    见到他这吃相,魏明姬“噗嗤”一笑,说道:“陆将军也不过只是睡了一天,瞧你吃相,别人不知,还以为你饿了几天似的。”

    陆宇将口中的肉咽下去,说道:“小人见天色已经不早,也怕耽误正事,所以想吃快点。”

    代姬一副关心的样子,却没有开口,陆宇知道她应该很想与自己说话,但此时却是自知身份,怕在段干崇面前露出马脚。陆宇也不好跟她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以示安慰。

    段干崇说道:“虽然昨夜无功而返,但这不足为奇,要知道邹平派人查了近十日都毫无进展。”

    陆宇点头说:“没想到那野兽狡猾得很,昨晚竟然能够忍着不现身,不过这几天晚上就算不下雪也会出来,照估计它身形那么大,食量也一定惊人,只要它出来觅食,就不怕抓不住它。”

    段干崇表示赞同陆宇的说法,望向外面说道:“时候也不早,老夫这把老骨头也要先回去休息了。希望明日一早能够得到陆将军的好消息!”

    说罢,便向公主告退,然后走了出去。

    代姬面上尽挂着对陆宇关切的表情,魏明姬怎会看不见?待段干崇走后,便站了起来,说道:“近日来本公主被你服侍得很舒服。你放心,待本公主到了邯郸之后,一定会好好赏赐你。”

    说这话的时候她面向的是代姬,就好像是在说给她听一般。

    陆宇不知道魏明姬为何突然这么说,因为代姬本来已由魏王赏赐给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然而魏明姬所指的“赏赐”又是什么?

    见到他二人愣着,魏明姬掩嘴对代姬笑道:“本公主连日来‘征用’你的陆大哥,到时自然会叫他多补偿给你哩。”

    代姬顿时两颊生起两朵红晕,陆宇心里却问候了她母亲一声,然后故意说笑:“公主大发慈悲,你还不赶紧谢恩。”

    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晚又没有下雪。到了天亮的时候,又发现没有新的脚印。众人拖着一对熊猫眼回到城中,都显出一副疲倦的神态。

    连续两晚,竟然都一无所获。

    那野兽就像是知道他们设下的陷阱,比之前邹平设计的要更加危险,故而不敢露面?

    为何只会在下雪的时候才出来呢?这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野兽,竟然会这么聪明?

    章武拍了拍陆宇肩膀上的雪,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打量了他的面色,讶道:“二弟好像精神还很好的样子!”

    陆宇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现在很精神,待会一躺下就一觉到天黑了。”

    章武笑道:“谁不是一样。不过我说的是你的气色,完全看不出来熬了一整夜的样子,难道是与你练的心法有关系?”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陆宇的房门外。

    陆宇说道:“当然是与心法有关,大哥应知盛神法源于轩辕正气功,二弟我练习心法时日还浅,不像大哥一般真气浑厚。”

    章武点头道:“盛神法经祖师改创,又分化为七种不同的练法,自然与正气功有所不同。只要勤加修习,相信假以时日,二弟体内真气必定用之不尽。”

    陆宇哈哈一笑说道:“那岂不是像修道成仙一样了。”

    章武皱眉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要知道炼精化气之后便是炼气化神,然后还要经过炼神还虚,最后才是炼虚合道。那不知是如何高深的境界,普通凡人又有几个能够达到。”

    陆宇突然想起鬼谷子,便好奇地问道:“大哥你说玄微真人已经达到哪一个阶段了?我觉得他应该还未到达炼虚合道的境界,否则应该早就遨游太虚,不在人间逗留了。”

    章武笑道:“他老人家深不可测,大哥我也只见过他两次。不过即使他还没达到最后阶段,至少也早就是炼神还虚的境界了吧!”

    先不说是否真能修仙,能达到这种境界,已经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了。

    不过陆宇相信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都不同,但总应该有限,像鬼谷子那样的人是少之又少,领悟能力又因人而异,否则个个都能白日飞仙了。

    只听章武又说道:“还是都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吧。”

    陆宇打了个哈欠,说道:“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下雪了,看样子如果今天晚上还不下雪的话,我们便要主动去找那野兽的窝了。”

    章武问道:“二弟有办法?”

    陆宇摇头说道:“我只是有一种直觉,觉得它应该按捺不住了。”

    睡足一天,子时已经悄然来临。

    这一晚比起前两晚更冷,陆宇喝了两口酒,气运周身。

    雪坑就像个刚好容得下身的小冰箱,而陆宇他们则都躲在了这些冰箱里,等待着他们的猎物。

    陆宇猜测那野兽之前出现的时间应该都是趁着风雪,利用风雪作为掩护,故邹平的人没有发现到它。而像这么黑的野外,能见度只是眼前不到数米,距离有限,若想要将其抓住,一定要在铜铃响的瞬间现身,合众人之力,将其逼入陷阱中。

    正想着,不知何时,外面悄悄地下起了雪。陆宇紧紧地盯着两只野兔的方位,打起十二分精神,生怕错过每一寸时机。相信这时候其他人也是全力注意着同一个方向,只等任何一处的铜铃响起,便破坑而出。

    突然,陆宇不知是自己眼花还是错觉,明明没有动静,却觉得有一点反光被自己所捕捉到。

    有种莫名的紧张在陆宇心里涌起,这有点像小时候在看动物世界的节目里,夜晚野兽的眼睛发出来的反光。虽然只是一闪即过,但他已经有几分确定,那只野兽已经现身了。

    不知其他人是否捕捉到这一幕。

    奇怪的是,确实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仔细细听之下,风声之中夹杂一丝不易察觉的异响,没有规律,时快时慢,很像一种声音!

    是脚踩在雪地上的声音!

    陆宇几乎屏住了自己的呼吸,生怕呼吸声掩盖了那怪声。没错,确实是脚踩入雪里那种声音,并且这声音正在接近!

    如果要接近野兔,则必须要经过陆宇设计的“细绳阵”中,这是一个不规则的六边形状,将两只野兔围在了里面,而唯一活着的那只野兔也拴在了一根木桩上,是碰不到那些拴着铜铃的绳子的。

    这些绳子恰好在雪地上,只要那只野兽没有真的成精,想要吃野兔的话,那么肯定会踩在其中一根上面,那么便会触动铜铃。而且这六根细绳都是互相叠在一起,只要踩上,众人所在雪坑里的铜铃将会一起响起来。

    果然不出半刻,铜铃大响。

    几乎同时,众人破坑而出,迅速往陷阱中心围过来。

    陆宇也一样,往中心处冲过去的同时,手也按在了剑柄上,随时准备出剑。

    到现在为止仍然没能看见那家伙是什么,但是随着距离的拉近,终于看到一团白色的巨大又模糊的身影,正在野兔的附近!

    只听阵阵骚动,那野兽被铜铃声吓了一跳,又见四周埋伏,一时之间乱了方寸,显然是不知要往哪一个方向逃窜。

    所有的一切,尽在瞬间发生。

    只见六人已经将那野兽围住,形成一个包围之势,而那家伙此时正在中间不到十平方的雪地中团团转,似乎正在找一处的突破点。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众人不敢围得太紧的原因,也正是眼前这野兽让他们心下大骇,很明显,大家都没见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陆宇也是被这大家伙吓了一跳,这分别是一只三米高的鸵鸟!

    不,只见它浑身披着白羽,光是强壮有力的双脚已经和人的高度接近,现实之中哪有这么大的鸵鸟,这分明像极了已经灭绝的恐鸟!

    但是恐鸟的分布并不在国内,那么眼前这大家伙到底是什么怪鸟?

    只见它长着巨大而有些像镰刀的鸟嘴,头上有冠,俨然一副凶猛之相,一双小而圆的眼睛正怒视着身前这数名不速之客,喉咙里不断发现低沉有节奏的怪声。

    众人也被眼前这大家伙吓到,但脚下却也正慢慢地往中间收拢。因为如果一个不小心,被那镰刀大嘴啄一下,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在陆宇和章武的手势下,其他人也慢慢蹲下身子,捡起地下的绳子,意图用绳子将其困住。同时又不断发出吆喝声,扰乱这只怪鸟的注意力。

    但是这六根绳子太过纤细,却不知能否困得住身形这么庞大的家伙?

    正当众人收拢到五平方左右的空间时,那只怪鸟不安起来,突然瞄准一处空隙处,猛地冲了出去!

    这是慕氏兄弟两人之间的空隙,也是山丘那边的方向。

    陆宇大叫一声“收!”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