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88章 蛟龙一梦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88章 蛟龙一梦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陆宇大震,心说好你个范辛,竟然故作玄虚,害自己真以为他是个哑巴。

    不过真没想到此人竟然便是传说中的盖聂。据章武所说,连龙阳君都要全力以赴,便可见这人剑术之高超。只是如今他只剩下一只右手,不知剑术又是否能达到之前巅峰的时候?

    正在此时,外面脚步声起,只听一把女声在外面说道:“公主传唤陆将军,请速随奴婢前去。”

    众人面面相觑,显然都很意外魏国公主为何恰好在此时派人来找陆宇。

    章武沉声道:“来得正好,可以让你去‘搞定’那公主。”

    代姬和凌梵同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突然醒觉那婢女还在营帐外,又立即收声不语。

    那婢女见陆宇没有回话,又在外面呼唤了一声。

    陆宇提高声音说道:“劳烦姐姐回去通报一声,陆宇马上过来。”回过头来正想要说话,却和凌梵的眼神撞了个对碰。

    凌梵白了他一眼,说道:“快点去慰藉你那公主吧,今晚代姬是我的了。”

    陆宇苦笑一声,这才离去。

    由大梁出发至今已有七八日,魏明姬第一次传唤陆宇的时候,陆宇借口荒外不安全,没有如她所愿,在平丘城里又以那范大人耳目的关系“逃过一劫”,正所谓事不过三,刚好这一次陆宇也要通过她,将凌梵和代姬安插进来,即使魏明姬不去找陆宇,他也要主动送上门了。

    假若这一次陆宇再拒绝魏明姬,一定会令这个阅男无数的魏国公主心生鄙夷,很可能还会影响到在去邯郸途中的事情。

    想到自己以前特别抗拒这种女人,如今却要做自己最讨厌的事,陆宇心下不由又苦笑了一下。

    另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就是魏明姬那道帛函。

    一进入公主的营帐中,便见到魏明姬斜卧在厚厚的兽皮垫上,单手撑着下巴,似是已经等候陆宇多时。一见到他,便挥手唤退那几名正在服侍的婢女,然后说道:“陆将军不在帐外等候,竟然直接进来,你可知这是本公主的营帐,竟然如何无礼?”

    陆宇见她言语中似是怪罪自己,但眼角处分明流露出娇媚之态,便又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她卧前,施礼道:“小人自知鲁莽,还请公主降罪哩。”

    魏明姬发出一声娇笑,嘴里却淡淡地说道:“坐下吧。”

    陆宇坐了下来,面带微笑地看着她,想看看她会说什么。

    此时的魏明姬身披一件厚厚的裘袍,袍下一件丝绸罗衣半遮半掩,却仍然能从颈下见到若隐若现和傲人双峰,而光滑的裙绢下,一双雪白的玉腿已经裸露了出来,一幅美人横卧,确是叫人食指大动。

    陆宇不禁想到当日在陈郡,第一次与她见面时,她正好要自行沐浴,却被他一把搂进怀中。之后陆宇躲在床榻下,她还明目张胆的和李园、春申君发生了关系,再加上后来疑似与西门候也有一腿,种种的迹象都让陆宇对她产生了很不好的印象。

    如今奉命护送她前往邯郸,这七八日中,像她这样的荡女应该也已经“寂寞难耐”,无法再忍到陆宇口中所说的“安全之地”。

    魏明姬见他双目停留在自己雪白的酥胸上,不由用玉手去遮掩,嗔道:“你在看什么?”

    陆宇才发现自己失态,忙说道:“不知公主唤小人前来,是否有何吩咐?”

    魏明姬一时语塞,她也不知道为何会在此时找陆宇前来见自己,还特意打扮了一番,但她贵为公主,当然不能主动说出自己的真正意图,便说道:“难道陆宇你对本公主一点也不动心?”

    陆宇嘿嘿一笑,说道:“说不动心肯定是假的,只因此前诸多不便,故才一直忍着,其实小人不知多想见到公主哩。”

    魏明姬横了他一眼,眼中尽是娇媚,柔声道:“男人哄骗女人之时,是否都是同一套说辞呢?”说完之后,突然秀眉一皱,原来是支撑下巴的那只手有些酥麻,便要用另一只手去支撑着坐起来。

    此时陆宇适时地将身子移了过去,扶着她有如刀削的双肩。魏明姬轻呼一声,娇躯一软便靠在了他的怀中。陆宇用手挑起她的下巴,轻轻地在她额上亲了一下,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轻抚她的耳垂,再游过那挺拔的双峰,然后又扫过她柔软的纤腰,最后抚至她有些发热的小腹处。

    魏明姬浑身轻颤,呼吸也开始紧促起来,胸前大力起伏,环抱陆宇的双手也为他卸下了肩上的长袍,在他脸上亲吻起来。

    陆宇又适时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轻声问道:“我们喝杯酒如何?”

    魏明姬幽怨地看着他,似是怪他突然停止,但嘴上却说道:“就依陆爷吧。”

    本来陆宇想要直接挑逗她,然后迅速完事,再和她说起凌梵和代姬之事,但突然转念一想,如果像那般直接,和她之前的男人又有何不同?可能她在满足之后便索然无趣,毕竟到现在陆宇还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何吸引她的地方。

    魏明姬倒了两杯酒,在陆宇腿上坐下来,柔声说道:“陆爷为何突然间想喝酒呢?”

    陆宇接过酒杯,然后搂住她的腰肢,笑道:“我们两人共饮一杯便可。”说完便将杯之的酒含到口中,趁她没反应过来时,一口亲在她嘴上,同时将酒喂入她的口中。

    魏明姬没想到陆宇会如此,意欲推开他时,却发现双手没有了抵抗的力气,只有乖乖地喝下从他口中传来的酒,这才不依地嗔道:“那奴家手上这一杯便是陆爷的了。”说完,不等陆宇来抢,便迅速地把杯中之酒倒入口中,然后学他一般,吻上陆宇的嘴。

    陆宇却没有立即喝下那口酒,而是伸出舌头,探入魏明姬口中,在亲吻中反而将大半口的酒又送回了魏明姬的口中。然后陆宇离开她的嘴,又吻上她的耳垂和香颈。

    魏明姬想抵抗,却发觉心痒难当,不禁地轻声低吟起来。陆宇顺势将手滑到她颈后,将罗衣解开,肆意地抚摸她光滑的腰背,挑逗至她娇躯不断颤抖,却不再抵抗,完全任陆宇摆布。

    在这样的挑逗下,这魏国公主早已春心难耐,浑身酥麻发烫,只等陆宇进行最后的一步动作。但陆宇却不想那么快便占有她的身体,双手仍不停在她身上肆意游走,慢慢移向她大腿内侧。因为只有令她感受到自己与她有过的男人都不一样,才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随着一声呻吟,魏明姬面泛红潮,陆宇知道她已经达到满足点,这时才将自己身上仅有的一件衣物褪去,然后长驱而进。

    不知此时营帐外有多少名奴仆,陆宇深深怀疑即使在自己营帐那边,都能听到魏明姬在这边的呻吟声。

    虽然外面天寒地冻,这营帐内却是热得发烫。

    魏明姬紧紧地环抱着陆宇的虎躯,柔声说道:“说吧,今夜来到你营帐中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陆宇虎躯一震,没想到原来她早就知道了。不过想来也是,信陵君都能够派人混在队伍里,她魏明姬又怎能少得了几个耳目?

    便说道:“原来公主一早知道。小人正想跟公主说起此事哩。”

    魏明姬问道:“说吧,本公主正在听着你说。”

    陆宇说道:“来着是还有那名燕女和一名女眷,小人觉得公主金枝玉叶,但总归男女有别,故想让她们两个充当公主的婢女,更能保护公主的安全。”

    魏明姬冷笑一声道:“好胆,你竟敢派人来监视本公主?”

    陆宇忙请罪赔了不是,说道:“小人怎敢监视公主,虽然让她二人加入队伍是私心,但保护公主却是千真万确。”

    魏明姬笑到花枝乱颤,这才说道:“好吧!就依陆爷安排吧。不过在抵达邯郸前,陆爷必须随传随到,否则本公主一不高兴起来,到时恐怕会怪罪你那燕女就不好啦。”

    陆宇连连应诺,心想接下来还得来满足她多几次了。

    但总归解决了章武几个人的问题,也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吧。

    听她这么说,陆宇猜测她应该还不知道章武主肖正文,更加不知道肖正文此时应该是被信陵君留在府中的事情。

    并且陆宇猜测,她也应该没有涉及到那件炼丹的案件中。但至少,她还是与信陵君站在同一阵线的。

    想到这里,陆宇又问她:“只怕公主邯郸此行,并不仅仅为了拜访平原夫人那么简单吧?”

    魏明姬推开他,冷冷地说道:“这恐怕不是陆将军的职责范围。”旋而又道,“不过你乃云梦山门人,理应知道此事。”

    陆宇试探性地说道:“难道是三晋合一?”

    魏明姬惊讶地看着他,说道:“你果然是云梦山门人,看来此次去邯郸,父王并没派错人。”

    陆宇脑中嗡地一声,没想到还真的被自己蒙对了。其实这应该也不算秘密,因为在他的年代里,历史已经说了这件事。魏明姬身为魏国公主,在楚国之时已经“许配”给滕家的公子瓒,而正是因为那小子,陆宇更被认为是杀了滕文瓒的凶手,然后便遇到了魏明姬。此事说来奇怪,不但没有深究滕文瓒的死,更是不当一回事一般,难道真正杀死滕文瓒的人,正是魏国这边的人?

    后来他确实有怀疑这魏国公主的真实身份是间谍,只是没有多加细想。然后魏国又借探望姑母之事,让魏明姬前往邯郸,自己应该早就想到“三晋合一”的行动。

    这么说来,三晋合一又与云梦山的门人扯上关系,章武等人不正是为了去说服各国,说服赵王,撮成合纵之势对付秦国么?

    魏明姬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清醒的状态,让陆宇无法去找那道帛函。不过说到三晋合一,陆宇猜测可能与之有关,只是可惜无法亲眼看到内容。

    回到自己的营帐中,已是接近五更,众人均已熟睡。见到凌梵与代姬两人睡在一起,陆宇本想直接便挤到两人之间,但此时章武与肖正文也在营帐内的另一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而且自己也没有睡意,便干脆在一旁打坐,闭起眼睛修习心法。

    在迷迷糊糊之中,陆宇好像听到有人叫他,睁开眼睛一看,原来竟是小嫣、小林和李元宏三人!

    只见他们还是穿着当日坐飞机的服饰,小嫣还走到他跟前,笑着对他说:“宇哥你怎么穿了一身古装,是在拍大戏吗?”

    小林和李元宏两人也大笑起来。

    陆宇心里无比地激动,因为当日自己醒来时,一直在想着他们三个有没有事,如今见到他们生龙活虎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心里不知道多开心了。

    但又突然醒觉过来,自己已经穿越到了战国时代,那么眼前的几个人,到底是在梦里,还是自己在飞机失事之后,梦见了自己穿越回了古代?

    正在疑惑,眼前又出现自己的父母和几个哥们,他们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不时对他指指点点。陆宇拼命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喉咙中发出的,却是一声奇怪、而又带着震天动地的吼叫声?

    陆宇想抬起头来,顿时发觉眼前熟悉的面孔一个个慢慢变得渺小起来,心下奇怪,自己只不过是抬了一下头,怎么就跟升空似的?难道自己是坐在飞机上,此时飞机刚好起飞?

    而自己的父母和那些哥们,包括小林他们,竟然吓得连连后退,嘴里还在尖叫着什么,自己却听不到,因为他们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

    他开始感觉到不对劲,自己并未在飞机上,因为至少看不见座舱内的一切。

    但是为何他怎么也看不见自己?

    对了!他想到把手伸到自己眼前,却发现映入眼帘的,并不是自己熟悉的手掌,更不是人类的手,而是一只爪子!!

    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

    陆宇惊叫了一声,但自己听到的,却仍然是一声怪吼。并且自己好像从未听过这种震撼无比的声音。再细看自己的双手…这不是自己常见到的龙爪么!不,有点像龙爪,但却只有四爪,而且那鳞片也是黑色的,这是什么怪物?自己为何会在这怪物体内,还能…操纵着它?

    想到这里,陆宇站了起来,一跃而起,竟发现…自己真的升空了!他想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什么样,却见到一道强光射来,陆宇痛得哇一声叫,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又重重地往地面上摔去。

    “啊!”陆宇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视力正常,只不过四周的亮光又刺得他眯上了眼睛,原来是天已经亮了。

    “二哥你怎么了?”肖正文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陆宇睁眼一看,只见肖正文坐在自己的身边,另一侧又围着代姬和凌梵,两双美目和肖正文这双小眼睛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自己。又将自己双手移到眼前,发现确实是自己的双手时,才醒觉原来自己刚才是做了一场怪梦。

    代姬关切地问道:“陆爷你梦见什么了,满头都是汗。”

    陆宇擦了一把额头,才说道:“没什么,刚才做了个噩梦,把自己吓到了。”

    肖正文笑道:“没想到二哥也会怕噩梦呀。”

    凌梵掩嘴一笑,也打趣道:“有些人在外面凶得很,在梦中自有恶人治哩。”

    陆宇苦笑一下,心说自己哪里有凶过她了,但见章武不在,便问道:“大哥呢?”

    凌梵说道:“知道慕氏兄弟是陆爷的人,六师兄一早便去找他们和那卫聪了,你可知现在已经辰时三刻,所有人都在等你醒来呢!”

    陆宇忙伸了一个懒腰站了起来,对凌梵和代姬两人说道:“昨晚我已经和公主说好了,你们在她马车中一起同行便行了。”

    安顿了凌梵与代姬之后,只见章武正与慕氏兄弟、卫聪在营地中,不知谈论些什么,而范辛竟然也和他们一起。

    陆宇不知道该称呼他范辛还是盖聂,又想到他既然易名为范辛,暗想每个人都有一段不愿意提起的过去,故还是以范辛称呼他吧。

    突然想到一件事,令陆宇内心无比震撼。当日在云梦山里,鬼谷子批算他是“蛟龙出世”,说什么“蛟龙未现世时,你不是你,蛟龙现世后,你才是你。”回想那个怪梦,自己不就是梦见自己是一条黑鳞蛟龙了吗?

    难道真如鬼谷子所说的,自己便是那条蛟龙的转世?

    这可是荒天下之大谬,世上又怎会有这种生物的存在。不过当日到了大梁时,大家对他的称呼已经变成了“蛟龙侠”,说起来这个称号还是西门候手下的人帮他宣传的,却不知是命运冥冥中的安排,还是有人有意为之。

    不管如何,陆宇心里也早就接受了这个称号。

    肖正文跟在他的身后,懒洋洋地说道:“好久没有见过阳光了!”

    陆宇听到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回过头来轻抚他的脑袋,便问道:“胸口处还疼吗?为何听到你的声音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肖正文毫不在意地说道:“早就不疼了!之前喉咙也受过伤,小文很怕会说不了话,幸好还能开口,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会好吧。”

    陆宇又说道:“以后二哥会好好保护你,再不会像那次一样失散了。”

    肖正文重重地点了头,说道:“听说二哥现在剑术厉害得很,可能比大哥还要厉害,小文当然放心跟着你啦。”

    陆宇笑道:“要说比大哥厉害可能还差些,怎么说大哥的根基就已经比我强得多啦。”

    这时章武也走了过来,刚好听到陆宇这句话,便笑道:“二弟言下之意,大哥也只是根基练得好而已。不过这段时间二弟的剑法确是大有进步,大哥真有可能打不过你呢!”

    陆宇忙说:“大哥过谦啦。”

    然后便跟他说了梦见自己变成蛟龙的怪梦。

    章武皱了皱眉,说道:“祖师一般不会算错,或者二弟你真是那蛟龙转世也说不定呢。”

    陆宇摆手笑道:“大哥你真相信这世上有龙这种生物吗?”

    肖正文一脸的疑惑,插嘴说道:“二哥你又怎么知道没有龙呢?”

    这时章武也正色说道:“这龙乃是上古神物,虽然没有见过,但其传说与记载由上古至夏商,均有记载,故没有见过的不一定不存在,可能只是无缘罢了。”

    陆宇没有继续和他们争执这个问题,毕竟要与两千年前的人去讨论有没有神是一件基本上做不到的事。自己本身也没有否认神的存在,因为在自己那个年代里也还是有许多科学上解释不了的事物。

    就像葬龙坡那一战,如果陆宇和他们解释是声音共振的原理,或许还会被他们当成怪物。在那个天圆地方的共识里都容纳不了哥白尼的日心说,最后著名的科学家乔尔丹诺?布鲁诺更是因为支持日心说而被当作是在妖言惑众,最终被活活烧死。

    所以,有些事情,便当作是真的存在吧。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