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81章 将计就计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81章 将计就计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这时西门候也发现了陆宇,忙走过来对他行礼,喜道:“这一身战甲果然特别适合陆兄,穿起来英气逼人,俨然一股大将的气势。”

    陆宇哈哈一笑,对他说道:“西门兄又取笑小弟啦。”

    西门候正色道:“小弟刚才说的可是一片真心,绝不是虚言假意。”

    陆宇不想跟他互相奉承,直接走到红鬃马跟前,伸出手去抚摸它的鬃毛。红鬃马似乎还记得他这个主人,竟也伸过头来在他手上回来磨蹭,雀跃般回应着,表示它也记得他。他的破军剑亦挂在马背上,陆宇爱抚了一会儿,直到赵昌催促,才问西门候:“君上是否在上面?”

    西门候点头道:“大王正与君上在宗庙内,陆兄快上去吧。”

    陆宇向上方宫殿望去,除了龙阳君之外,还有几个王族大臣,数人齐齐聚集在宫殿之外,均是面向殿内,有秩序地排成两三列,却不见魏王、信陵君。赵昌示意陆宇随他一同上去,排到最末处,而那二十名禁卫则留在台阶下一字排开,原地等候。

    原来这宫殿便是魏室的宗庙。这时已将近卯时,陆宇上来之后,见龙阳君与那几个大臣均不说话,本想与龙阳君打个招呼,但看情形像是十分庄重,他们几个似乎也没有注意到陆宇,于是便默默地跟着站到最后,面向宗庙。

    魏明姬亦在其中,一眼便看见了身披战甲的陆宇,正好与他四目相对。顿时一双美目停留在陆宇身上,连他低下头躲避都能感觉到那对眼光仍然像夏天的太阳灼热地射在他每一寸肌肤,令他浑身不自在。忽然间又觉得非常可笑,正常只有男人才会如此大胆地欣赏美女,如今反过来被她“欣赏”,就如自己身上没有衣服一般的感觉。

    龙阳君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他已经上来,只不过陆宇表面上还是信陵君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当着其他人面前,如果表现出与他过分稔熟,岂不惹人生疑。

    相比起其它宫殿,魏室的宗庙显得不是很奢华,只是一座单层的建筑,四周围起汉白玉护栏,栏上均雕有瑞兽雕刻。殿前立有四柱,每一根柱子上面都盘着浮雕而成的神兽,托着火盆,虽说大部分都以神兽为主,令整座宗庙看起来格外庄严,但那怒目圆睁的眼神在火光下却又显得有些邪乎。

    不过四周数十名禁卫平均分布,各守其位,围住整座宗庙,无形之间又为魏室的宗庙挽回几分威严的气氛。

    陆宇心想可能魏王与信陵君应该是在宗庙内进行某种祭拜仪式,就像要领兵出征前需要祭拜天地和祖宗一样。

    心想魏明姬虽然贵为公主,但可能宗庙不许女性进入,故只能和其他大臣一般在外等候。陆宇不免感叹男女之间的这种不平等,还要一直维持到两千年后才得已改变。

    正想着,殿门口出现一个身影,众人同时跪伏在地。陆宇糊里糊涂地跟着众人跪了下来时,果然见魏王身后跟着信陵君,从宗庙里走了出来。

    只听魏王说道:“陆宇何在?”

    陆宇忙起身从队列侧边走出,又单膝跪下行礼,高声答道:“臣在!”

    魏王道:“邯郸路遥,你定要好好保护公主,不得有任何差池。”

    陆宇应道:“臣遵命!”

    魏王让众人起身,又对陆宇道:“现在寡人赐你铜符,禁卫六十名,武士二十名,由你统领,随行保护公主。见此符如见寡人,如有不听令者,你可将其立地处决。”

    说罢便唤赵昌过去把铜符交给陆宇。

    陆宇双手接过那铜符,不禁涌起一种要领军征战的感觉。那铜符呈菱形扁状,一面是一个凸出的篆体“魏”字,另一面则刻有不规则的图案,看起来有些像是缩小了的地图,手法精细到令陆宇由衷佩服制造这铜符的工匠,想不通这个时代里怎会有如此精艺。

    之后魏王又命赵昌将通行令、通牒文书交给陆宇,另外将一道封了火漆的帛函交给魏明姬,嘱咐她呈与赵王。

    这时又听赵昌向魏王说道:“启禀大王:吉时已到。”

    魏王微微点头,赵昌又面向魏明姬道:“请公主移驾上车,准备出发。”

    魏明姬向魏王行过礼,在上来服侍的奴婢的簇拥下,随魏王走下台阶。

    其他人等跟在后面,缓步走了下来。

    信陵君这时才走到陆宇身边,对他说道:“本君已向大王禀明,将你的马儿带来,你刚才上来的时候应该有看到。”

    陆宇忙对他表示感谢。

    而龙阳君像不认识陆宇一般,竟然一直有意地避开与陆宇下面相对,只是默默地陪伴在魏王身后,也不说话,令陆宇心里奇怪。从他们暗地里进行对信陵君的打击开始,特别是在刺杀之后,龙阳君确表现出格外小心的样子,估计是因为信陵君方面也在暗地里对他进行调查,所以他必须这么做。

    魏明姬上了马车后,魏王下令以陆宇为首,由信陵君与龙阳君送出大梁城,队伍正式启行。

    这时天际已慢慢浮起鱼肚般的白色,预告着黎明过后将要取代黑夜的白天正在来临。寒风依然刺骨,六十名禁卫整齐的步伐,打破了应有的寂静,似乎也将其他人的脚步声所掩盖。除了陆宇与信陵群、龙阳君三人骑马在最前面之外,二十名武士以及数名婢女、杂役均跟在魏明姬的马车之后。不过陆宇得知,在王宫北门外有二十匹马正等待着这群武士,因为在宫中除了特许之外,不准骑马,故他们必须在出了王宫之后才能上马同行。而那六十名禁卫的待遇想比之下差了一些,此次邯郸之行,他们只能以自己的双脚作为交通工具了。

    半个时辰之后,整个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染成白色,也照亮了大地。

    陆宇终于等到这一天的来临了。

    魏王交给陆宇的通行令是一块玉,准确来说只是半块。铜符是给陆宇对随行禁卫武士发号命令,而通行令则是在进出魏境关口之时使用。另外的通牒文书则是一片竹简,作为进入赵国之后的身份认证。除此之外,每个禁卫与武士在腰间也佩带了一块木制腰牌,均是用以代表各人的身份。

    大队人马行了将近半个多时辰之久,才出了王宫。信陵君与龙阳君分别在陆宇的左右,令陆宇感到自己的身份的提升。虽然只是送出大梁城,但这已经是魏王给予他特殊的待遇。即使是要领兵出征,也极难有此待遇。

    信陵君身旁跟着西门候与另外两个陆宇没有见过的家将,陆宇表面上又是信陵君的人,而龙阳君却只孤身一人,并不见那荆杰或其他家将随行。相比起来,龙阳君在排场上似乎比信陵君输了一大截。不过龙阳君和陆宇心里清楚,之所以荆杰没有随行,是因为另有安排。

    陆宇的心里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与章武等人会合,不过今日只能离开大梁城,却还未能离开魏境,而且按照计划,他们会在陆宇离开大梁城后的第三日才会安排肖正文和代姬离开,然后龙阳君再暗中助他们与陆宇会合,尽可能地把陆宇的离去隔开,避免扯上怀疑。

    当然他的心里万分想参加这次行动,但却因为不能离开公主,引起她的怀疑,故只能耐心等待。只要走出这大梁城,没有信陵君在旁,陆宇便可故意令队伍放慢脚步,尽量为章武争取赶上的时间,毕竟他们的队伍里有肖正文与代姬,没办法很快追上陆宇。

    信陵君并不与龙阳君搭话,却不时和西门候挨得特别近,说着连陆宇都听不到的悄悄话,不知是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的事。

    陆宇倒不是很想知道信陵君和西门候暗中说些什么,只要众人能够安全离开,魏国所有的事情都再与他无关了。现在最紧要的任务是尽量阻止章武杀死质子的念头,因为质子一死,统一六国的人将不是嬴政,历史上便不会有秦始皇的存在,如果因此而产生蝴蝶效应,以后的两千年历史很有可能会被改写,而自己亦有可能不会出现在两千年后的世界中。

    所以无论如何,凭着自己对秦始皇的那腔崇拜,陆宇都要保护历史的“正常发展”。

    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大梁城的北门。想到当日自己刚来到这里还被人当成冒牌货,然后摇身一变,被捧成了大梁城的“公众人物”,更被牵连进信陵君与龙阳君之间的斗争。陆宇在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这些天来所经历的事,终于能够划上一个句号。

    幸好运气总是站在他这边,选了这么个适当的时机,让他得以脱离大梁城的是非,开始他在这个时代里的另一个旅程。

    “陆将军?”

    信陵君的声音让陆宇回过神来。信陵君奇道:“陆宇你在想什么事情?为何叫了你几句都没反应。”

    陆宇哈哈一笑掩饰自己的尴尬,道:“只是想起当日初到大梁,好像就在昨天发生的一样。”

    西门候马上接话说道:“当日陆兄被小人…嘿嘿,被荆杰为难,还是小弟帮忙解围的哩。”

    这番话明显是指向龙阳君,当日正是龙阳君手下的荆杰故意刁难陆宇,幸好有西门候及时赶到,才得以脱身。否则他连荆杰是谁都不知道,万一得罪的是魏王室的人,那他蛟龙侠即使名气再大,在大梁的旅程肯定不会很愉快。

    龙阳君却不以为然地说道:“蛟龙侠名声在外,难免有人想充而浑水摸鱼,幸得那只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

    信陵君却不搭他们的话题,只是对陆宇说道:“时候不早了,本君已将你和公主送至城门,陆宇你要好好保护公主。”

    陆宇点头应诺,拜别了信陵君与龙阳君,队伍终于迈出大梁城。

    守城兵肃然起敬,尊敬地向他行礼,当日陆宇从这里进来时,他们误把陆宇当成骗子,当验明身份之后,陆宇在大梁城“风生水起”,或许这几个守城卒还一度担心陆宇会对以进行报复,幸好直到今天,陆宇都没有找过他们麻烦。

    他有点奇怪龙阳君为何从在宫中到城门连半句话都没有,似乎满怀心事,还令陆宇觉得他略带点不易察觉的悲伤。究竟是什么事令他在信陵君这“死对头”面前都甘于不争?回想昨日一谈,龙阳君很可能已经与候荣商量好了计划,只待他陆宇一离开大梁,便去处理活人炼丹之事。

    这一刻,大梁城外的空气对于他来说都是甜的,虽然还未走出魏境,却已经像是解放了一般,不需再面对信陵君那张面孔。

    赶了十余里路之后,一名武士策马靠近陆宇,向他请示道:“将军,我们即将渡河,前面地形适合扎营,是否稍作休息?”

    陆宇看了看天色,此时已近午时,便允了这名武士的请示,并让他传令下去,停下来休息。

    安顿完之一切之后,魏明姬在两名婢女的陪同下向陆宇走了过来,见他面露愁容,便问道:“陆将军是否有心事?”

    陆宇正在想着信陵君府内的凌梵等人,听她这么问,便说:“想起由陈郡到大梁,乃至今日,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般。”

    魏明姬“噗嗤”一笑,笑道:“昨日之日不可寻,人生确像是一场大梦,一眨眼,你都成为我大魏的将军了。”

    陆宇嘿嘿一笑,暗忖我才不稀罕这个将军,不过嘴上却说:“是啊,想当日在楚国陈郡,若不是遇上公主,下官可能还在逃命哩。”

    魏明姬听他这么说,不免又笑得花枝乱颤,随即谴退了两名婢女,走近他身旁柔声道:“邯郸之行,路途遥远,不知陆将军打算如何为本公主解闷?”

    陆宇听她这么一说,暗叫一声不好,忙转移话题道:“下官必定会保护公主安全抵达邯郸,却不知赵国是否会派人来接我们?”

    魏明姬瞪了他一眼,嗔道:“陆将军又答非所问,人家只不过是怕路途遥远,陆将军真是不解风情!”旋又说道“至少要进入赵境之后才会有人来接驾,不过距离现在还远呢!”

    说完便不理陆宇,扭头走开了。

    陆宇心叫好险,这一路跋山涉水地,如果这公主发起浪来,还真不知能拖到几时。自己必定坚持不与她发生肉体上的关系,但如此一来的话,却不知到达邯郸之后行事能否顺利。

    此时有两名武士向陆宇走了过来,陆宇一看,觉得两人非常眼熟,再细想,原来此二人竟是当日御前比剑,败在自己手下的慕川、慕河两人。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在队伍之中。

    两人走了过来之后,双双跪下,倒是吓了陆宇一跳,不知二人为何要对自己行如此之大礼。正要问个明白,却听那慕河说:“将军是否记得我兄弟二人?”

    陆宇道:“自然记得你们是慕川和慕河两弟兄,却不知你二人在此行列中,又为何要对我行跪拜之礼?”忙吩咐二人起身。

    慕川恭敬地说道:“陆将军果然没有架子,我兄弟二人在御前败得心服口服,幸得魏王又安排我俩跟随陆将军一起前往邯郸,实在是我兄弟二人之造化。”

    见陆宇一脸愕然,慕河接口说道:“陆将军有所不知,大哥与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像陆将军这样的人,当时剧鳞已把话挑明,我燕国武士一向确是只习刺杀之术,摆明了要我兄弟二人没有回头路可选,但陆将军依然留下我们的性命,无论在剑术上,或为人,均令我兄弟佩服!”

    陆宇暗忖原来如此,但他仍有一事不明,便问道:“你们不是燕国的武士吗?那剧鳞又为何说出那种话,要知道他那句话,你们燕国的武士只要输了比试,很有可能血溅当场。”

    慕河答道:“其实我们只是燕国的犯人,哪称得上是真正的武士?天下诸国,美女和武士各国多得是,但谁会真正将自己国家的武士献给他人?”

    陆宇恍然,燕国向魏国借兵,当然要表示自己的诚意,便是那交换的条件,或许那百名燕女当中也混有奸细也说不定。

    只是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竟会对自己说这些,难道他们不怕自己去告发而令燕国借兵不成吗?

    显然是看出了陆宇的疑虑,只听那慕河又说:“陆将军胸襟广大,我兄弟二人只求真心追随,故必先对陆将军知无不言。”

    陆宇心里乐了一下,没想到自己要开始收小弟了。但这二人真心与否,却不能立即鉴定出来,又问道:“你们在燕国犯了什么罪?”

    慕川答道:“小人的祖上曾为燕国立过战功,但到我们这一代时,家境贫寒,因拖欠了三年田税而被判刑。”

    慕河补充道:“后来剧鳞奉命挑选一些犯人充当武士,见我兄弟二人身手也算不错,于是便被选中。”

    陆宇点头道:“好,我也觉得你们二人身手不错。既然你二人选择了追随我,以后我绝不会亏待你们。”

    心下却暗想,还得找个机会考验一下他们,如果是真心的,那自己就当收了两个小弟,如果是和魏国、燕国扯上半点关系,甚至是某方面派来自己身边充当耳目的话,那自己也不妨跟他们耍耍,只是要多加小心才是。

    毕竟三日之后,凌梵会带着肖正文、代姬来和自己会合,到时不知道章武会不会也一同混进队伍中来,这事还得暗中进行,免得消息传到信陵君耳中。

    忽听马蹄声由远而近,几名武士纷纷面向那处,陆宇也看到一名男子策马往这边赶了过来,但见马上那人,不是那龙务之是谁?

    只见那龙务之下了马之后,直接往陆宇走了过来,由于众武士皆认得他,故并无阻拦。走到陆宇身边之后,龙务之向陆宇行了一礼,向他作揖:“拜见陆将军。”

    又解释道:“君上担心陆将军对地形不熟,故派务之一同前往邯郸,途中可协助将军一切事务。”

    陆宇尴尬一笑,说道:“如此甚好,君上倒是考虑得很周全,那一路上就有劳务之了。”

    龙务之笑道:“哪里,能为将军分担,是务之的荣幸才是。”

    陆宇暗忖这个才是真正的耳目了。没想到信陵君留下代姬和小正文作为人质还不放心,直接就派了这个“龙务之”过来监视自己,看来信陵君或许是真怕自己在半途中开溜了。不过话说回来,以信陵君的老谋深算,护送公主这一行人之中,不可能只混杂了一两个耳目在里面,“龙务之”这个新起之秀从未露过拳脚功夫,自己更加得去提防才是。

    却不知这个“龙务之”的真实身份、真实名字是什么?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