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蛟龙传 > 第二卷 魏国风云 第023章 名剑龙阳(下)

第二卷 魏国风云 第023章 名剑龙阳(下)

手机阅读  书名:蛟龙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爽灵居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却听龙阳君又问:“不知玄微真君他老人家现在是否仍居云梦山?可安好?”

    陆宇想起鬼谷子最后在水帘洞隐去,也不知他现在仍然在云梦山,还是去了别处,便笑道:“真君一向不会跟任何人说起他的去处,包括他门下所有弟子。而他老人家雄采依旧,老虎都能空手打死几只。”

    众人不禁对陆宇的最后一句话莞尔,什么老虎都能打死几只,还是空手,在这些人感觉,如此比喻确实是特别新鲜,闻所未闻。

    龙阳君乐道:“玄微真君的功夫早已登峰造极,莫说区区几只老虎,就算是百万雄师他亦不会放在眼里。”

    陆宇听得出龙阳君语气中带有敬意,想必应该是见过鬼谷子,不由在心里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虽然自己很抗拒同性恋。

    西门候看到龙阳君对着陆宇的眼光似乎有些异样,忙暗地里“提醒”陆宇莫要被他所迷惑,让陆宇哭笑不得,自己再怎么样也不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吧?

    龙阳君并未发觉二人的动作,把荆杰先叫到中间来,说道:“本君曾拜见过玄微真君,可惜无缘见识他老人家的绝世剑法。若蛟龙侠真是云梦山弟子,剑法必定非常厉害,荆杰你切勿小看。”

    荆杰嘴上虽然应是,但脸上却仍然一副不以为是的神情。

    又唤陆宇。当陆宇来到龙阳君右侧的时候,只听他又说道:“刀剑无情,二位请点到即止,切莫伤了和气。”龙阳君说罢,手中酒杯往地上猛地一掷,大声叫道:“比试开始!”

    陆宇心想,若是点到即止,那岂不是更增加了击败荆杰的难度?

    酒杯落地而碎,在龙阳君急退时,荆杰跨步而上,手中长剑已经离鞘,对准陆宇疾刺而来。这一剑又与在城门时的手法如出一辙,当时被陆宇巧妙的一剑所化解。但同样的错,荆杰岂会一再去犯?陆宇看出他的步法有些不同,荆杰的这一剑看似刺向自己的胸口,但又随时可以攻向自己的双肩。

    就在荆杰的长剑离自己五六步的距离时,陆宇猛地往身后右侧退了一小步,同时破军剑离鞘,剑鞘脱离左手,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以快速的旋转抛向荆杰。

    这一抛,令荆杰不得不去避开这剑鞘。荆杰当然没想到陆宇竟然拿剑鞘当作暗器。若不避开,必定会被打得鼻青脸肿。就在他侧身避过剑鞘的同时,陆宇已经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时机,破军剑刺向荆杰面门。

    荆杰大骇,急忙转动长剑,在身前挽起一团剑花,顿时只听两剑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眨眼间已经格挡了陆宇十数剑。

    众人大声叫好的同时,荆杰反守为攻,不敢再小看陆宇,终于全力出招,丝毫不留余地,以求快速击过百剑而立于不败之地,到那时就算没有胜过陆宇,也能使陆宇大扫声威而增加自己的知名度。

    陆宇正是要让荆杰全力出手,在急攻之下寻出他露出破绽的地方,再将他一击而破。在云梦山练了近两个月的心法,每日从早练到晚,视力、体力以及反应能力已大大提升,又经鬼谷子悉心指点过剑法,如今破军剑在陆宇的手中已经像一只灵活的蛟龙,使得荆杰的快剑无法攻破陆宇的防守大网,反而更快地消耗了荆杰的体力。

    此时陆宇使出的正是鬼谷子所授的“伏熊剑”。当中又混杂了“螣蛇剑”,以缠字诀的精巧细致,逼得荆杰毫无喘息的空间,虽然没有鬼谷子使出的那般威力,为了保持自己的体力,螣蛇剑招被陆宇所大大简化,但其厉害已叫荆杰大感吃不消。然而有时陆宇又故意露出一点让荆杰所能看到的“破绽”,令荆杰不得不抓住“时机”去作出攻击,但每一剑却又被陆宇巧妙化解,逼得他连连倒退。

    此时二人交剑已过三十余剑,荆杰没有想到陆宇的剑招竟如此精妙,比起在城门那时已判若两人,顿时以为陆宇比剑那时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如今故意在众人面前羞辱他,就像猫捉老鼠一般,玩够了再吃掉。这种心理令荆杰不由大怒,当下暴喝一声,身子猛地往陆宇一冲,长剑随着灵活的手腕变换了几个剑花之后,有若游龙一般地斜劈对方面门。

    这一剑的动作一气呵成,又带着强劲的杀气,誓要一招将陆宇击毙。

    如此惊人的剑法,在场除了龙阳君与西门候之外,其他人哪里见过,都不由地发出惊呼声,包括玉儿在内,轰然叫好。

    连西门候也不禁暗暗为陆宇捏了一把汗。若陆宇无法招架的时候,荆杰必定会乘胜追击,狠下杀手,他已经作出了决定,一旦看出陆宇露出真正的破绽,自己必定拔剑相助。

    在其他人看来,二人的比试中,虽然表面上是荆杰占了上风,但是只有龙阳君才知道荆杰其实是大耗体力,精妙之处在于陆宇时攻时守,攻中带守,而守中又带攻,在陆宇防守之时总设有圈套将荆杰引了进来,令他毫无喘息之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百剑之限,荆杰败在陆宇手下是迟早的事。

    陆宇心中暗笑,暗忖终于迫得这荆杰使出这一狠招。就在长剑逼近时,陆宇看准了时机,一剑击在荆杰那长剑的末端。

    “锵!”荆杰的长剑被荡开,身子却一时收不住,仍然向陆宇冲了过去。

    陆宇手中的破军剑暴出一片白光,终于使出“鸷鸟剑”。

    散势者,神之使也。用之,必循间而动。这是鸷鸟剑的精要,利用敌人露出的间隙,散发出威力极强的剑招,每一剑又都不按招路,令对方无从招架。荆杰已被前面数十剑耗去大半的体力,刚才那视为自己最厉害的一剑又使了全力,却不料被陆宇所荡开,虎口以及手腕已经发麻,终于,在狼狈挡了陆宇七八剑之后,手中长剑脱手而出,抛向空中。

    此时正好第四十八剑。

    陆宇心叫机会来了,破军剑立即反手一挥,在所有人的尖叫声中,鬼魅般地抹向荆杰咽喉。

    突然感觉脑后破风声起,陆宇心下暗叫不好,只得急忙收剑,侧身前移,迅速转身。条件反射下,手中破军剑一横,一把剑不偏不倚地击在了陆宇的剑上。

    “当!”

    陆宇虎口发麻,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定眼一看,只见龙阳君接住了荆杰那把快要落到地上的长剑,仍然保持着斜指的姿势,这才知道原来是他发觉自己要杀了荆杰,竟抢先一步阻止了自己。

    荆杰仍然惊魂未定,几乎都不知道是怎么捡回一条命的。

    包括西门候在内的所有人,一时都看呆了。

    陆宇心中暗叹可惜,若不是龙阳君出手阻止,荆杰已经命丧自己剑下了。

    龙阳君笑道:“蛟龙侠果然不愧是云梦山门人,此等剑法如非玄微真君亲自传授,又怎会如此厉害!”

    陆宇收剑立定,也学他笑道:“君上过奖。君上闻名于大魏的第一剑法,在下早已听闻,今日一见果然名符其实。”

    这个马屁把龙阳君拍得娇媚地一笑,道:“如今陆爷已在百剑之内胜过这场比试,本君也会履行诺言,从今以后担保在大魏无人够胆为难你。”

    对于他那一笑以及突然改口称自己为“陆爷”,陆宇不禁在心里重重地打了一个冷颤。从一开始,虽然他的手下荆杰对自己有偏见,且在比试中陆宇对荆杰重下杀手,但龙阳君非但不生气,对他的态度还越来越好,莫非……

    陆宇顿时感到全身冒汗,但仍然对龙阳君行了一礼:“谢过君上。”

    龙阳君满意地点点头,把头转向荆杰:“还不快给陆爷致歉?”

    荆杰此时还未从刚才的生死边缘中脱离出来,被龙阳君一叫,顿时吓了一跳,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无奈主子对这陆宇此般客气,当下也只有忍气吞声,向陆宇拱手作了个礼,语气生硬地道:“荆某先前有眼无珠,不自量力,请陆爷莫要放在心上。”

    陆宇见他嘴上这么说,眼中杀机却一略而过,似乎心中不满。不过陆宇本身与他并无仇怨,想杀他不过只是西门候的意思,如今已重挫了他的锐气,心想也就算了,于是便哈哈一笑,道:“荆先生言重了。”

    也不再理其他人,与西门候二人便往楼内走去。

    重回包间,才刚坐下,龙阳君与玉儿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

    西门候大骇,正想起身,却听龙阳君娇声说道:“二位不必多礼,不知是否欢迎本君与玉儿姑娘?”

    陆宇和西门候齐齐心想,玉儿姑娘的到来当然是无限欢迎,而至于你龙阳君这位基佬嘛,那就另当别论了。但是表面上肯定不会表现出来,更何况眼前这位美男子在魏国的身份可说是举足轻重。

    等龙阳君与玉儿坐下来之后,西门候吩咐小柔为他们摆上酒杯与碗筷,又让她带着几个花姑退下,自己亲自为众人的酒杯中斟满了酒,举杯道:“小人先前对君上的门客有言语上的冒犯,但绝非是对君上不敬,望君上大度,切勿怪罪于小人。”说罢便仰头饮尽杯中的酒。

    龙阳君也喝完一杯,笑道:“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本君哪会怪罪。”又把头转向陆宇,一边往自己的酒杯里斟满酒,一边道:“来,就为云梦山的蛟龙侠再干一杯。”

    陆宇心想,如若每人再一对一地来干上几杯,那估计自己的那点酒量便要在这青楼里给考倒了。于是便举杯说道:“君上客气了。此杯应先为玉儿姑娘那曲天籁而干。”同时把眼光射向玉儿,心想你要喝酒总该把脸上的薄纱摘掉才能喝吧?

    龙阳君轻轻一拍桌子,说了一句“好一个天籁”,也学着陆宇,把酒杯举向玉儿,道:“玉儿姑娘曲甜人美,确应该敬你一杯。”

    玉儿一双大眼中媚意荡漾,娇声说道:“依玉儿之见,陆爷用词甚妙,这一杯应该要敬陆爷的‘天籁’才是。”

    西门候扮作不悦的神情道:“大家推来推去,谁也不肯喝下这杯酒,依小人意见,不如由口渴的小人来喝好了。”

    陆宇与龙阳君对视一眼,同时大笑,连玉儿也以袖遮脸,让西门候的这句话给逗乐了。瞬间,包间内的气氛变得好了许多,不再似刚才那般生硬。

    龙阳君乐道:“既然如此,这一杯不如大家一起干。”

    陆宇没想到当玉儿喝酒的时候,宽大的衣袖却比面纱更加夸张与可恶地遮挡住了她的脸,角度巧妙,就连龙阳君坐得与玉儿那般近都无法看得到玉儿的庐山真面目,心叫可惜,始终不能一睹其芳容。

    玉儿柔声道:“想不到陆爷不仅如传说般身手了得,刚才说起奴家的歌艺,似乎在音律方面也有所造诣?”

    陆宇笑道:“哪里,在下对音律一窍不通,只是玉儿姑娘不但弹得动人,歌声更是绕人心扉,到现在耳边仍然不断重复那首歌儿哩。”

    玉儿以袖遮脸,笑道:“陆爷真会哄人开心。”

    西门候挤到陆宇身边来,又扮作不悦地说道:“陆爷的话亦是本人想对玉儿姑娘所说的哩。”说罢又用肩挤了陆宇一下,像是在说“你说是吧?”

    众人又被西门候的古怪所逗乐。

    陆宇哈哈一笑,只好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西门先生所言极是。”

    正笑闹中,突然有一武士在包间外道:“启禀君上,大王急召君上入宫。”

    龙阳君仍然保持着微笑,对门口说了一声“知道了”,才起身转过头来对陆宇等人拱手说道:“王命在身,改日再与诸位把酒言欢。”

    陆宇、西门候与玉儿亦同时起身,对龙阳君行了礼,以示拜别。

    龙阳君走后,陆宇不由地想起了公主魏明姬。不知她现在是否也会在宫中呢?

    正想着,忽听玉儿问道:“不知陆爷在想什么呢?”

    陆宇回过神来,发现玉儿一双美丽的丹凤眼正盯着自己,可能是因为喝了几杯酒,心里越发想去揭开她的面纱,看看这女人到底是不是和她那动人的歌声一般美妙。但又觉得这么鲁莽并不合适,当下便道:“不知玉儿姑娘为何以面纱示人,却不肯让人观看面纱底下沉鱼落雁的姿容呢?”

    西门候一听,也忙随声附和,大概陆宇也说出了他的心声。

    玉儿轻轻一笑,娇声道:“玉儿并无沉鱼落雁的姿色,如若揭开面纱,平庸的长相恐怕会令两位大失所望。”

    陆宇道:“光凭玉儿姑娘的琴艺、歌声,且说话的声音亦如歌唱般动人,就可以断定姑娘乃是一位绝色佳人,又怎会是姿色平庸呢?”

    西门候道:“陆兄所言甚是,不知玉儿姑娘可否卖蛟龙侠一个面子,让我二人一睹面纱下的尊容呢?”

    玉儿的眼神中露出不悦之色,但嘴上却仍然淡淡地说道:“请二位爷勿要强人所难,不巧小女子还有要事,就此拜别,两位爷改日如若能来为小女子捧场,玉儿定会十分高兴。”

    西门候的酒量要比陆宇好上很多,此时头脑也十分清醒,明白玉儿有着不能得罪的后台,便笑道:“玉儿姑娘请恕我二人喝多了酒,胡乱说话,切勿放在心上。”又道:“既然姑娘有事在身,本人与陆兄也不便强留,希望下次来醉兰坊时仍能有幸听到玉儿姑娘美妙的歌声。”

    玉儿盈盈起身,对二人行了礼,便退出了包间。

    待她走后,陆宇不解道:“这间醉兰坊是否后台非常强硬,否则为何西门先生对其一再忍让?”

    西门候叹了一口气,道:“醉兰坊的老板候荣本是我家主子信陵君的人,但由于我家主子在外多年,龙阳君得宠,此子暗地里投向了龙阳君,我家主子表面上不能与龙阳君撕破面子,故小弟在未得主子点头之前,不能得罪于此间青楼的人,以免令主子难做。”

    陆宇暗忖原来如此,这么说来,龙阳君跟信陵君的实际关系应该很差。又想到信陵君乃是魏王同父异母的亲弟弟,而龙阳君则是魏王的男宠,那龙阳君岂不是应该尊称信陵君一声“小叔”?

    正在暗笑自己的荒唐想法时,西门候又道:“我家主子的亲妹妹是赵国平原君的夫人,当日秦人攻打赵国之时,平原夫人曾写密函来求兵,而大王却见死不救,于是我家主子冒着杀头的风险,盗取了兵符去救赵国,之后又怕大王怪罪下来,终于在赵国边境外住了足足十一年。”

    陆宇插话道:“直到后来秦人又侵犯大魏,信陵君又带着你们一众家将击退秦人,回到大梁,对吗?”

    西门候不住地点头道:“原来陆兄你也知道此事。”然后又再度叹了一口气,“此后大王与我家主子之间出现了隔阂,陆兄是明事人,应该知后来的情况如何了。”

    陆宇点头道:“君威难犯,纵使是父子亦会反脸。”想到正事,忙问道:“在下有一事,不知西门先生可否告知?”

    西门候用右手作了一个“请说”的姿势,又道:“你我之间不须像外人一般,前一句‘先生’后一句‘先生’好似我们很陌生一样,那小弟岂非要像龙阳君一样叫你一声陆爷?”

    陆宇笑道:“那小弟以后便称呼你为西门兄吧。”随即切入正题:“不知西门兄当日回到大梁后,可曾见过一位名叫章武的侠士?”

    西门候奇道:“小弟倒差点忘了那章武亦是云梦山门人。据他所说,他乃是玄微真君的徒孙,那岂不是陆兄你的师侄?”

    陆宇心笑自己直接经鬼谷子传授心、剑、拳三法,论辈份确实也可以说是章武的“师叔”。便答道:“正是。不知他们一众人现在何方?”

    西门候摇头道:“陆兄此话问得太晚了。早在一个多月之前,章侠士已经离开大梁,往赵国邯郸而去了。”

    陆宇心说果然如此。在云梦山住了将近两个月,不知道鬼谷子是否有意令让自己赶不上章武,要自己独自去“发展”?

    于是又问:“他们当时来的时候是几个人?”

    西门候道:“小弟记得是章侠士与一位名叫凌梵的女侠,不说倒差点忘了,那位美女就像是天仙下凡一般,小弟都不曾有机会能与她说话呢。”

    陆宇眉头一皱,说道:“不应该是四个人吗?章武,凌梵,另外两个,一个是手持红缨花枪的,另一个是十来岁的小孩。”

    西门候一愣,道:“小弟确只见过章侠士与凌梵女侠,陆兄所说的另外两个人却是从未见过。”

    陆宇又再确认,西门候表示当时章武见的是信陵君,而自己并不清楚是否还有他人随从,只是提到他知道章武离开大梁的时候,只有章武与凌梵二人出城。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